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园丁风采 > 园丁风采 > 正文内容

王权没有永恒:暴雪新财年裁8%员【爱上包租婆】工,半年市值蒸发

作者:生肖买马 来源:http://www.56jx.cn/ 更新日期:2019-02-15 浏览次数:
2月12日,动视暴雪在四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中表示,将裁掉8%的员工,并加大对主要游戏的投资,来抵消2019年前景疲软带来的不利影响。据彭博社报道,动视暴雪的总员工在9800人左右。 财经天下周刊(ID:cjtxzk) 文|牛耕 编辑|嵇国华 “王权没有永恒。”动视暴雪游戏中的这句经典对白,如今也应验在自己身上。 此消息一出,育碧、EA、顽皮狗和Square Enix等游戏大厂都在推特上表示:“欢迎暴雪员工来我这儿工作。”誓要瓜分这家创立40年,曾行业市值第二的游戏公司。 至此,动视暴雪的股价已从去年高点的84.7美元,一路跌到41.7美元,跌幅超过50%。此次财报中,动视暴雪调整后的Q4营收为28.4亿美元,也低于分析师平均预期30.4亿美元。 财报显示,在过去一年里,动视暴雪的净营收为75亿美元,同比上升6.9%;净利润为18.1亿美元,同比上升564.1%。最后一季度的净利润更从去年同期的-5.84亿美元扭亏为正6.5亿美元。 动视暴雪是全球最知名的游戏公司之一,在2017年跻身财富全球500强。其由动视和暴雪两部分拼合而成,并在2013年离开法国维旺迪,独立运营。其IP足以串起一代人的成长史:魔兽世界、星际争霸、暗黑破坏神、守望先锋、使命召唤…… 如今的暴雪,却遭遇高管大批离职、玩家愤怒点踩、游戏选手转投其他项目。它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还能重回巅峰吗? 众叛亲离的2018 动视暴雪的这一年动荡又黑暗:历史上最大名誉受损,股价暴跌折半,经营模式也遭到质疑。 股价暴跌始于去年的暴雪嘉年华。这是一年一度的游戏盛世,暴雪早在10月开幕前就做好预热:《暗黑破坏神》将有新作发布。粉丝们自然以为是第四作,此时距《暗黑破坏神3》发布已过去六年,上一作销量超过3000万部,没理由不延续这一核心IP。 然而在压轴环节粉丝发现:暴雪发布了一款手游。在过去,暴雪的核心粉丝都是PC玩家,而PC相比主机和手机,并不是付费率高的载体。用经典IP做手游,被玩家视为暴雪“背叛了理想”。一位玩家现场互动时嘲讽说:这是过时的愚人节玩笑吗? 暴雪的回复甚为粗暴:你们难道没有手机吗? 这被视为暴雪与玩家社群脱【爱上包租婆】节的象征。在youtube上暴雪的宣传片收到62万次踩,点赞却只有2万。在评论区下,玩家反复刷屏《巫妖王之怒》中的经典台词:“王权没有永恒”,寓意暴雪的成功将无法延续。 暴雪股价也开启了两个月的跌跌不休:从10月初84美元暴跌到12月初的47美元,几近腰斩。 厄运还未完结。 2019年1月,暴雪与游戏开发商Bungie结束合作,并失去其开发的《命运》系列版权与发行权。此外一项自愿离职计划曝光,称有超过100位客服员工将离开公司。“当你看到一堆现金在你面前时,一次又一次,你会开始失去希望,看不到以后的好局面。”一位员工向游戏媒体EuroGamer表示。 动视暴雪的尴尬之处,在于它的传统IP正走向消亡。 魔兽争霸、星际争霸作为全球最知名的即时战略(RTS)游戏,曾是无数人的回忆。它们创造的IP至今让魔兽世界、炉石传说等游戏受益。但这种买断制的游戏难以为公司提供持续盈利,操作和战术对普通玩家又太过复杂。 Sky李晓峰就曾表示:魔兽3没落的原因一是画面过时,二是“单机售卖、战网联机”的模式让游戏公司很难有继续开发的动力。反观之DOTA和英雄联盟,它们通过提供增值服务,如出售英雄、皮肤、赛事门票等,只要保持玩家活跃度,就能一直有资金入账,游戏的生命自然会被延长。 即使是以网游方式收费的《魔兽世界》,也因玩家流失严重,令暴雪在2015年决定停止公布付费人数,转而采用其他激活手段。《魔兽》没落的关键在于,如今玩家很难再空出大段时间组团作战。 手游《暗黑破坏神》正是为了利用闲置IP而生。在遭受差评的同时,也有玩家指出:它与网易的《光明大陆》非常相似,疑似换皮用情怀捞金。暴雪则回复称,从一开始就和网易合作开发。这让玩家担心,暴雪可能也会转向类似网易、腾讯的运营模式,通过游戏内氪金盈利。 此时的暴雪,处在PC与手游两难全的境地:它最坚固的玩家受众正是对手游最抵制,对PC原生游戏最依赖的群体。 也许是对灰暗的未来感到失望,过去一年里,暴雪的出版部门首席执行官【陈娇娇的香艳】 Eric Hirshberg、暴雪长期负责人 Mike Morhaime 和首席财务官 Spencer Neumann 相继离职。 但不可否认的是,暴雪传统IP仍有巨大的影响力。在嘉年华暴雪宣布《魔兽争霸3》将重制之际,《炉石传说》玩家迅速冲破1亿人,足见沉默玩家的数量之大。《魔兽》电影在2016年上映时,中国票房高达13亿元,是北美票房的3倍左右。只要能找到合适的变现方式,这对暴雪仍是一座宝库。 电竞能否续命 暴雪试图从电竞重获新生,然而它还要先经历自己“把控一切”思路的转变。 在2月13日暴雪CEO J. Allen Brack发给玩家的信里,他指出:电竞与《守望先锋》职业联赛也是重要的优先事项,我们将持续生产具有竞争力的电竞内容。 在更早时间,暴雪详细解释过《守望先锋》如何能开启新的电竞模式:通过城市本地化的电竞运营,让电竞更像体育赛事,而非战网时代大锅乱炖的比赛形式。这更有助于培养本地选手,拉近线下粉丝距离,并让电竞从业者从本地获得赞助。当时,《守望先锋》的全球电子竞技总监Nate Nanzer,“地理元素能吸引到对电竞感兴趣,但没有参与过的那些人。” 国内一家头部电竞俱乐部也向AI财经社确认这种说法:赛事本地化是电竞向体育比赛取经的一种新模式,能大大拓宽俱乐部的收入来源。 但许多行业人士寄望的“主客场作战”,在暴雪的《守望先锋》内可能并不能实现。“暴雪管得太多了”,也是蒙在其电竞梦上的一道阴影。 “暴雪爸爸教你玩游戏”是玩家群体内常见的一句调侃:相比DOTA鼓励玩家自己开发新玩法,暴雪更倾向把玩家限定在自己预设的玩法内,一旦发现漏网之鱼就大肆削弱。事实上对电竞比赛的主办方、俱乐部,暴雪的控制欲有增无减。 2017年,MY战队宣布放弃《守望先锋》电竞项目。这家战队曾获得2017年守望先锋联赛OWPS总决赛冠军,却因入不敷出决定放弃。同一年,夏季赛冠军OMG、老牌俱乐部WE也相继退出《守望先锋》项目。这让OWPS一时有了“解散杯”【尉迟恭的师傅】的蔑称。 其背后原因在于,暴雪对电竞赛赛事限制良多,并没给电竞选手和俱乐部留下多少活路。《暴雪娱乐社区比赛授权》规定,暴雪旗下游戏的第三方赛事需取得其书面授权,此外限制也极为苛刻: 所有出场费之和不得超过6万元; 一家机构在12个月内组织的全部暴雪游戏比赛出场费之和不得超过30万元; 不得向线下比赛观众收费; 在线上直播收取的费用总和不得超过60万元…… 换言之,按暴雪的规定,第三方机构不可能自行组织起任何商业赛事。2017年,斗鱼与NGA联合主办的NGA CUP就先是延期举办,又与官方授权的“时空杯”时间冲突,在开赛前1小时取消。更有甚至,为《魔兽争霸3》续命的WCA比赛竟因未取得暴雪授权,在2017年取消比赛。工作人员称:“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暴雪不给予我们授权,他们没有任何回复。” 暴雪在电竞上的宗旨是:除非能直接获益,否则一毛不拔。 事实上早在《星际争霸》时期,暴雪就与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爆发矛盾,要求对方组织比赛要先取得暴雪授权。KeSPA失望地表示:暴雪无视了他们10年来为电竞做出的贡献。这种“摘果子”行为也导致KeSPA的数支战队抵制《星际争霸2》赛事,让本就不多的职业选手减员不少。 而如今,即便真的对暴雪言听计从,《守望先锋》的从业者一年下来,也只有OWPS、OTS系列赛、时空杯等寥寥几个比赛可打,奖金远不够维持生活开支。电竞选手纷纷叛逃,自然在意料之中了。 至于暴雪允诺的“选拔新人制度”,在从业者看来也别有味道:暴雪的授权比赛奖金不足以养活选手,他们平时就要靠直播平台、俱乐部养。而暴雪许诺《守望先锋联赛》OWL将发挥星探作用,岂不是从第三方赛事中挖选手?其本质在于,蛋糕不够大,暴雪还想尽收其中。 NGA(艾泽拉斯国家地理)本是暴雪粉丝最大的大本营,艾泽拉斯一词就出自暴雪游戏。然而可悲的是,在2017年,NGA俱乐部也转投DOTA2,放弃《守望先锋》。 对暴雪而言,DOTA2运营方valve的运作方式值得借鉴:凭借免费和开放做大粉丝群体,再通过游戏皮肤和贴纸收回成本,回馈电竞行业。这有别于暴雪目前通过售卖产品和许可创造收入的基本机制。 能否从封闭走向开放,是这家公司重夺“王座”的最大未知数。 本文由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。 回复:群 加入财天组织 万达再启卖卖卖模式,百货创办12年成弃子,王健林下一个会卖谁?翟天临学霸人设崩塌,疑学术不端遭学校调查,读博时代言24个品牌(责任编辑:56jx.cn)
【字体: